The Creations of Hong Kong

【專題故事】紋身貼紙啫,又有咩好怕?

2017.07.31

1,135

【專題故事】紋身貼紙啫,又有咩好怕?

相信有很多人跟小編一樣,小時候看見電影或電視劇的登場人物有紋身時,都會覺得很型,很有個性,長大後都想留一個有意義的紋身。可是年紀愈大,卻發現限制愈多。例如父母,朋友,公司等人對有紋身人士的看法或自己在紋身時需要承受的痛楚等原因。而且紋身是一輩子的事,很多人怕熱情過後會後悔,所以最近就興起一股紋身貼紙熱潮


到底我是設計師? 還是藝術家?

在訪問手作紋身貼紙 - LAZY DUO 的情侶檔主理人 Manyee Man 僧之前,小編對兩者的解讀是大同小異的。有能力設計的人,不都是有藝術細胞的嗎?? 但在訪問中一直密密畫的 Man 僧的一番見解,卻在小編的腦海一直揮之不去。

 

「如果你希望自己的設計得到大眾的肯定,你就是一個設計師。但如果你認為自己的創作並不需要得到誰人的肯定,那麼你便是一個藝術家」

 

正好,LAZY DUO 就是有「一位設計師」和「一位藝術家」。


紋身貼紙 vs 真正的紋身

畢業於動畫及插畫設計學科的 Manyee 剛開始也是因為對紋身有興趣,想留一個能代表自己的紋身,但又想隨不同的心情去轉換紋身,所以便在兩年前開始製作紋身貼紙。剛開始時,設計風格以簡單的線條和藝術文字為主,後期慢慢加入像真度極高的有色動物和人物畫像。 

 

(後現代動物風的 Manyee 作品)

 

(擅長畫人像的 Man 僧作品)

Manyee 興幸自己的產品從創作初期已經得到很多人的喜愛,有粉絲會請他們 Tailor made 圖案 ,甚至直接找紋身師傅把圖案紋上身,但其實 Manyee 並不會為客人設計真正的紋身圖案。

 

「紋身是專業的。圖案設計應該交由真正的紋身設計師來做,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線條怎樣才算清晰, 線與線之間該有的距離,紋身的手法和表達效果等,這些真正紋身設計圖案時需要注意的事項,對 Manyee 來說,是相當陌生的。但仍有不少客人會把 LAZY DUO 的設計直接找紋身師紋上身,由於設計用途根本不一樣,令有些圖案紋出來後會「慢慢糊左」、「同原本諗既都唔同既」等。為了令作品更完美, Manyee 決定放棄安穩和理想的動畫正職,到紋身店學習設計紋身圖案和紋身技巧。


不要追隨潮流,不要計較抄襲

有時相熟的客人會建議 Manyee 設計一些時下流行的款式或比較感性的字句。雖然可能吸引到更多人留意 LAZY DUO, 但 Manyee 慢慢發現大家還是喜歡最原本的款式。而自己當初選擇的文字,出發點亦是希望能帶給自己和大家正能量,所以她建議其他手作人都應該堅持自己的信念。

另外,做設計最擔心就是被抄襲。對於 LAZY DUO 的平面圖案,要抄襲根本就不費吹灰之力,轉眼在一些網購平台已經成行成市。不過 Manyee 和 Man 僧都覺得那是無可避免的,與其過於執著,不如做好本份,保持產品質素,才是長遠的事。經過 40 間印刷商反覆的篩選,Manyee 最後選擇使用來自台灣的印墨和貼紙。得到國際認證和敏感測試認證的用料﹔可以維持 4-6 天,幾乎無邊痕的貼紙﹔像真度極高,細緻度一流的圖案成為產品無可取代的特點。

 

「堅持做自己覺得應該做的和做得最好的,才是最重要」

 

(Manyee 的小小創作空間)


商業與藝術的平衡點

訪問中的 Manyee 是個開朗健談的人,對大部分事情都抱積極開放的態度。但有一件事,到現在還是讓 Manyee 感到很苦惱。「我很感謝,但亦很害怕有人搵我做 Freelance,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定價,有時亦會諗自己的作品能否表達到客人真正想要的東西」直至早前出席一個活動時,聽過由本地設計師 Dustykid 分享後,才有些新的體會。

「我從未想過他們會如此直接說,做設計不要怕與商業或錢掛勾,這不是『市儈』。若沒有物質上的東西,莫說設計,連維持生計亦不容易」

 

如何取得當中的平衡點,完全取決於設計師的道德觀。


現在,往後

Manyee 很享受每一次參加市集或與客人互動的機會,不過因為正在準備開設工作室,所以最快都要到8月份的市集才能見到她。而在這段時間,Manyee 亦會設計多幾款新的紋身貼紙,讓大家過一個形象百變的暑假。


一次偶遇,讓小編認識到 Manyee 和 LAZY DUO 的紋身貼紙。第一次的嘗試,就獻給簡潔有力的 im possible。雖然不是真正的紋身,但卻已經是小編在自己的安全小區踏出了很大的一步。希望大家都有勇氣踏出自己的安全小區,證明「我可以」!

Photo Credit: LAZY DUO

更多詳情:https://hkcreate.com/lazyduo


相關內容

Mermaid in the Fataland

Mermaid in the Fataland

夢想成為偽文青的一條肥魚。
喜愛靠自己的一雙手做自己喜歡的事。